Thursday, December 15, 2011

香港實驗電影與錄像概況

作者: 文晶瑩

談到香港實驗電影與錄影,近年已較少人用「實驗」,較多用「獨立」這個詞語來形容,分別可能在於「實驗」大多是關於形式,「獨立」多指向主題與精神。形容詞的變異顯示了近年焦點的轉移,大氣候都是著重主題和內容,但媒體本身的探索,仍有其獨特之處,而且獨立電影與錄影,通常都採用非主流的拍攝、製作和發放方法,也有實驗的成份。本文會採用較廣義的定義,嘗試探討這類電影與錄影在香港的發展和特色。

實驗媒介與科技發展密切回到最初,實驗電影與科技的發明相當密切,新的科技,造就了新的語言。六十年代香港藝術家製作十六米厘電影,七十年代則是超八米厘電影,八十年代是V8攝影機,九十年代 Hi-8,九十年代中流行數碼錄影,二千年開始則慢慢是互聯網的天下了,現在YouTube, Facebook, 和 Twitter是許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作品發放的管道多了,形式亦隨之而改變,影片大多短小精悍,有時兼有互動的成份。藝術家都對新工具的使用、材料、製作過程和藝術形式相當敏感,他們用影片和錄影帶作許多實驗,嘗試尋找形式上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例如毛文羽在菲林上刺洞,馮美華作品特別突顯錄影光亮沒質感的特徵。藝術家們質疑媒介的純粹性,創作跨媒介和多媒介的作品,有現場混合錄影表演 (Live VJ performance)、錄影裝置、劇場和其它影像媒體互動創作。現在工具和材料的費用變得越來越便宜,大部分家庭都有攝錄機,加上大眾化和免費的廣播管道,錄影和數位媒體的題材趨向更多樣化,實驗新事物的費用愈低,結果藝術創作更加能貼近生活,更加自由,例如近年在香港網上熱爆的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用YouTube和網上社交網站播放他們的音樂,用手機制作MV,低成本之餘卻不減影響力。

沒有主流的實驗片在風氣自由的社會,看來各種各樣的風格和形式都會並存。香港沒有主流的實驗影片和錄影。然而,我們有一個發展成熟的電影業、電視業,肥皂劇、動作片、警匪片是主流,影響力不少,錄影公開比賽的參賽作品有不少是不同類型的愛情和警匪動作片。有些創作者拍攝短片,是想進入電影工業。有如此強大的商業電影工業背景,所以反彈的力量亦不弱,內容方面或許可概括為二個極端: 非常個人或非常政治。 因為香港的實驗片沒有商業市場和藝術市場,所以大部分的創作都是非商業的,亦沒有時興的藝術風格,題材大都是關於個人生活或社會問題。有的作品較概念化,風格和題材較偏鋒,例如羅琛堡極抽象的錄影,觸及難以名狀的欲望,從不擔心觀眾悶不悶的問題。數碼錄影的輕便,亦造就了許多日記式和遊記式的創作,例如黎肖嫻民族志式的錄影,橫跨十多年,亦富探索研究的興味;許雅舒的「我遊」,既是遊記、日記亦是故事人物和作者的較量。有較學院的,葉旭耀的作品經常會拿經典、現成的影片再創造。有視覺藝術家的概念作品,例如梁美萍的<蟻亡錄>,活生生捉了17只蟻,夾在幻燈片中間,在大螢幕看大只蟻,逐只去世,呈現一出真實的生死掙扎影片。還有許多不同風格的作品,不能盡錄。

漸多有關城市認同的影片非常個人或非常政治,或許你會說這不就是實驗片的特色?沒有商業壓力,自由度較大,作品就會變得個人,亦可以涉及敏感的政治題材。是的,我看香港和其它地方不同之處是在於國家歷史方面的題材較少,香港大多數實驗創作對一些大論述都采抗拒態度,探討媒體本身、個人身份,展現個人性格和生活的題材則很豐富。原因可能和過往香港殖民地教育有關。殖民地教育往往避免談到城市的過去,國家的認同或討論中國公民身分。這個特色由來已久,就像香港實驗電影開始的60年代,那時較有組織的「大學生活電影會」的電影,大都受歐洲新浪潮電影和美國的前衛電影影響,就算北面正沸沸燙燙的進行文化大革命,都很少有涉及政治的實驗電影。但這種情況正逐漸改變,經過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和1997年香港移交給中國等等事件後,香港藝術家對香港的認同逐漸增加,更多作品是關於香港城市、或與及她與中國的關係,例如麥海珊2007年的實驗錄影片《唱盤上的單行道》,就是香港回歸十年的內省詩。社會行動式的紀錄片的數量亦有所增加,一些藝術工作者成立組織去支援弱勢社羣和處理社會問題,他們製作錄影的手法與主流電影電視不同,他們甚至教弱勢社羣用拍片的手法來為自己爭取權益,對抗不合理的社會政策,例如以前的「錄影力量」(1989 - )、「錄影力量」分裂出來的「影行者」(2007-) 便採用這類方法,影行者每年與自治八樓合辦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播放這類作品。另外一類非行動式的紀錄片,「采風電影有限公司」(2008 - ),也關注社會問題,旨在推廣和發行紀錄片。其核心成員張虹多採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拍攝紀錄片,與一般電視上的紀錄片不同之處,是片中並無旁述、訪問或配樂,追求平實自然的攝影風格。

以組織活動形式來推廣香港實驗片往往由藝術組織和熱心的個別人士組織活動、影展和比賽來推進。它不像西洋藝術史般,以藝術理論或風格來推進,亦不見有個別年代的主流風格,往往都是百花齊放的。據INDIE - ISSUE[1]和張鍵[2]的資料,最早較有組織的影展應該是由大學生活電影會(大影會,1966 - 1970)在1968年籌辦的『大影會會員作品發表會』,之後他們還舉辦了『業餘電影展』及『業餘電影展70』,他們聚集了一批電影藝術愛好者,大家一起欣賞西方實驗電影,互相支持彼此創作,對推動實驗電影起著關鍵作用,故此有人稱60年代的香港實驗電影為「大影會時代」。同期一班駐香港的外地人組織的「第一影室(StudioOne)」的貢獻亦不容忽視,他們持續地舉辦了30年(60年代至90年代) 藝術電影放映活動,亦滋潤了不少創作人。1970年部分大影會的會員張鍵、梁良、李耀明回應一份有份量的影評刋物中國學生週報的號召創辦了衛影會,他們集中搞實驗電影展,共搞過六年實驗電影展,於72年舉辦了八米厘實驗電影觀摩影展及於73,74年舉辦全港實驗電影觀摩展,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于73年也舉辦了全港實驗電影比賽,此外還有普及電影社、青影會、香港電影會、八米厘電影會等等間歇的舉行活動,八米厘電影會出版過一本雜誌《八米厘》。1974年,新組成的火鳥電影會亦開始半公開式的電影作品展,之後成為積極推動獨立實驗電影的一分子。1975年實驗電影展的規模及範圍更大,因為衛影會得到政府資源,首次與市政局合辦影展。他們共合辦了75及76年兩屆,1977年火鳥電影會加入舉辦,而到78年火鳥正式接手與市政局合辦,名稱亦由實驗電影展改為香港獨立短片展。香港獨立短片展由1978年一直辦至84年,之後便沒有再舉辦。同年期,1977年,香港藝術中心成立,他們在推廣電影藝術在歷史上有重要的地位。同年香港市政局主辦了“第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至今已經是第三十四屆。由於他們在發掘亞洲和中國的新製作方面有成績,由八十年代起逐漸建立世界性的地位。過後一年(1978年)成立的電影文化中心,由一班留學回港的學生如許鞍華、徐克、嚴浩等籌組,他們主要用課程學習來推廣電影文化,亦出過不少著名導演如陳果。感覺上70年代初的實驗電影看來熱鬧非常,拍電影亦是一般家庭的時麾玩意,但到70年代末便沉寂下來,其實那時候大家正在摸索錄影新形式。直到1992年市政局再創辦香港獨立短片比賽,而香港藝術中心於1993年亦宣佈舉辦獨立錄影比賽。這兩個組織分別進行了兩年短片及錄影比賽,95年為了讓資源集中,遂決定合辦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影比賽,繼續鼓勵有志創作短片及錄影人士參加,而這個比賽一直舉行至今。在1993年,香港電影資料館籌畫辦事處成立,大部分是商業電影方面的收藏,實驗電影方面較少。

兩個源頭: 有傾向電影的,有傾向視覺藝術的上段歷史的描述較傾向由電影藝術方面出發,其實不少視覺藝術家有用錄影作為創作媒介,實踐他/她們對影像的創作概念。1983年,香港三個藝術機構(香港歌德學院、進念二十面體、香港藝術中心) 舉辦了一個重要的「First International Video Art Festival」 (第一屆國際錄影藝術節),展覽展出了來自歐、美、日和加拿大的錄影作品,更有錄影工作坊,之後亦有一些錄影藝術、錄影雕塑之類的展覽。86年錄影太奇成立,一直到現在,她都是香港最活躍推廣錄影和媒體藝術的機構。初期錄影太奇是以電影和錄影為主,後來漸開放加入其它電腦媒體,這亦是香港實驗媒體的發展趨向。96年錄影太奇創辦「微波錄影節」,播映錄影藝術,後來因科技不斷進步,第二年已開始加入其它藝術媒體,2006年由錄影太奇分出來,稱為「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成為一獨立機構,是香港唯一一個實驗媒體藝術節,介紹外地作品之餘,亦是本地創作的展出平臺。錄影太奇於97年出版了一本有關錄影、新媒體藝術雜誌VTEXT,可惜只出版了一期。雖然資源緊絀,民間的藝術團體為推廣本地影像藝術出了不少力。

兩位香港錄影阿媽熱心推動實驗媒介的個別人士不能不提馮美華和鮑藹倫。馮美華和鮑藹倫是火鳥其中兩位成員,後來加入進念.二十面體實驗劇團繼續創作錄影及參與錄影與劇場的跨媒體創作。鮑藹倫與馮美華、黃志輝、毛文羽等人于1986年成立錄影太奇,及後主要由鮑藹倫支撐,歷任藝術總監。錄影太奇推動實驗錄影和媒體藝術20多年,鮑藹倫有「香港錄影阿媽」的稱號(相對錄影之父白南准) ,雖然鮑藹倫不大喜歡這個稱號,而的確稱號和她的形象不相配,她風華正茂又有型,但鮑藹倫樂於助人且落力提攜後進,創作豐富,冠上這個尊稱大概除她以外沒人會異議。另一位阿媽馮美華亦是一個落力培育新人的獨立文化工作者,她曾策劃多個錄影與新媒體藝術的節目,最具規模的可算是2001年搜尋和研究香港早年至2001年的獨立短片和錄影作品,為香港電影資料館策劃了「自主世代─六十年代至今自主、實驗、另類創作」研究、放映和展覽活動,之後一直都不見有如此規模的研究計畫。近年她減少創作,主力中學藝術教育,出任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署理校長,亦是灣仔富德樓藝術團夥的主理人,為香港藝術家創造空間環境。

充分在學術場所發展香港的大學在培養和推廣電影和錄影藝術被視為另一個強大的力量,如黎肖嫻說「嚴肅的研究為本的創作,大抵只能在大學的學術場所才可能充分發展。」[3]許多創作人都有學院背景。70年代中期香港中文大學校外進修部和香港浸會大學已經開始提供電影課程,96年香港演藝學院成立電影電視學院,98年香港城市大學成立香港首間媒體藝術書院-創意媒體學院,裡面有一個批判性跨媒體實驗室學系,培養了不少創作實驗媒體的學生。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也有較商業的媒體設計課程。每年的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影比賽就是這些學院學生較量的場所。近年,校園電視在中學和小學的發展已越來越普遍,加上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成立,錄影藝術有更多生力軍。

實驗片/獨立電影的發放渠道要發表作品,除了參與比賽、媒體藝術節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及香港國際電影節)之外,近年獨立電影多了發表的管道。以前只有香港藝術中心,放映獨立電影,近年來,一些商業電影院例如百老匯電影中心,The Grand戲院及MCL德福戲院也會放映獨立影片和電影吸引不同類型的觀眾去電影院。這些電影院亦會提供場地給獨立電影和錄影團體舉辦電影節,例如藍空間的InDPanda國際短片節,影意志的香港亞洲獨立電影節等。影意志及錄影太奇亦有介紹香港藝術家的作品到外國影展。當然,藝術家可以簡單地上傳他們的影片在自己的網站,社交網站或YouTube去發表作品。
有線電視藝術頻道談了多年也沒成果,社交網站Facebook, Twitter或YouTube一出,相關討論可以置之高閣了。社交網站和YouTube這些簡單又接觸面廣泛的發行管道或多或少影響著藝術生態,它使普通人可以成為明星,發表自己的作品再不是難事,愈偏激的愈能增加點擊率。部分藝術家的作品具顛覆和批判性,例如My Little Airport的音樂錄影《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 (林瑞麟是香港的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去年成立的HKADC(香港藝術探索頻道,同樣是香港藝術發展局的簡稱)發表了多個藝術作品紀錄片批評香港藝術館。另邊廂,走大眾化誇張路線的亦可以突圍而出。今年三月一羣媒體畢業生製作「Dream's幫」短片系列,扮鬼扮走入鬧市,和公眾互動。短短3日已於youtube獲10萬次點擊,廣受線民歡迎。這類誇張風格和強大的傳播媒體不無關係。

實驗片融資事實上,現行的免費管道不能帶來收入,只是旺丁不旺財,不能支持藝術創作。創作人大都有一份正職支持自己的創作,有老師、有做藝術行政的。創作人可以向香港藝術發展局(1996 - )申請資助,金額視乎製作計畫而定,資助額由港幣7萬元至56萬元不等。票房和銷售 DVD亦是收入來源。影意志有幫助藝術家發行DVD。

結語實驗電影和錄影發展的道路是漫長和艱難的。在香港,商業電影和電視仍是主流,這個金錢掛帥的社會不夠開放和多元去容納和支持實驗創作,藝術長期處於邊緣位置,幸好我們還有一班有活力的藝術工作者,積極創作之餘亦推廣藝術。香港現在有一個機遇,政府將建設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政府將投入更多資源,商界亦突然文化起來,多舉辦文化活動,雖然不能恵及所有藝術形式,但至少可帶動一些氣氛,希望可以使本地文化藝術有更蓬勃的發展。

作者:文晶瑩 (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教授)
2010/5/2

參考資料
1. 「自主世代─六十年代至今自主、實驗、另類創作」 (節目場刋), 馮美華策劃, 香港電影資料館編制,香港 , 香港電影資料館, 2001年9月。2. 「香港自主電影三十年」,INDIE - ISSUE NO 587 / 2001-10-11,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32180/,2008年9月23日。3. 藝術檔案, 香港獨立電影發展歷史, http://www.artda.cn/www/20/2008-11/900.html, 2008年11月10日。
4. 黎肖嫻,〈為香港(新) 媒體藝術構築初步的歷史:考古、公眾的認知、藝術家的教育〉,《香港視覺藝術年鑒2007》,陳育強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08年12月,頁115-140。
5. 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歷史,http://society.hkiff.org.hk/cn/aboutus_history.html, 2010年5月3日。
6. (張鍵)回顧70年代香港實驗電影電影會事蹟,http://www.cheungkin.com/film/CC/01.htm,2010年5月3日。7. Cinema Treasure: Studio One, http://cinematreasures.org/theater/31251/, ,2010年5月3日。
- 鳴謝鮑藹倫和盧燕珊提供資料。
注:
[1] 「香港自主电影三十年」,INDIE - ISSUE NO 587 / 2001-10-11,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32180/,2008年9月23日。
[2] (张键)回顾70年代香港实验电影电影会事迹,http://www.cheungkin.com/film/CC/01.htm,2010年5月3日。
[3]黎肖娴,〈为香港(新) 媒体艺术构筑初步的历史:考古、公众的认知、艺术家的教育〉,页119。

No comments: